心中疼痛滑指而过

发布时间:06-19

  1

  静静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听着蝉的嘲笑,烈日的轻蔑,热风的袭击。李湘慢慢闭上眼,往日的一切又出现在脑海中,那样刺痛,那样令人可怜。温度是如此高,心却是如此的凉,双脚被冰冻住,身体也被冻僵住。心中疼痛无比。

  慢慢回到家中,一切又是如此熟悉,如此的惨淡。她慢慢拿出钥匙,准备开门,门却自动开了,一个熟悉的女人映入眼帘,披头散发,嘴里啃着黄瓜,两把如刀剑般的双眉专门为随时骂人而生,他就是李湘的后母,张凤莲。“死哪去了?”她骂道,“哪死来的死哪去!”李湘对此早已习惯,10年过去了,天天如此。她把张凤莲一把推开:“关你什么事!”

  李湘,15岁,和同龄人一样,渴望有欣长的头发,渴望有一大堆的追随者去,渴望有白马王子……可,仅仅是想而已,10年一瞬而过,她清楚的知道,这一切,只是渴望而已,她连朋友都没有。因为,因为,在她的右眼边,有一块,一大块,深深的,深得永不褪去的,红色胎记。

  2

  李湘坐在沙发上,它是那么硬,她用右手粗糙的摸了摸右脸的红色胎记,那个刺人,那个扎人。这时,她只觉有一种强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拉动着她的头发,“砰!”她的头被打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叫你顶嘴!”是张凤莲,“可怜的寄生虫,怎么不死?你还有什么资格活在世上!快死吧!”句句像剑一般深深的扎在李湘的心上,她不语。电视里播着天气预报,里面的人看起来总是那个令人恶心,虚伪。一切又是那么相似。“我睡觉去了,你慢慢一个人骂吧!”

  “砰!”一个沙发扔向李湘,李湘一躲躲了过去。

  上海的夏夜真是美丽,特别是在市里,灯火阑珊,绚烂夺目。李湘缓缓把头转向船外,看着夜景,在这里生活了10年,不算太长,但她是多么想离开这地方,她再也不想看见这里的人包括他的后母虚伪的令人恶心的嘴脸,她把头埋进双臂,想着有一个白马王子骑着马送她出去,不由的双臂一热,她看了看,是泪,一滴滚烫的泪,从身体眼睛里流出来的泪,滚烫的,使原本就烫的,还是温度引起的,她不知道,更何况,她也不想知道。有时候,幻想在一定时间内能麻痹人的心里,使人的心情放松,但回到现实,要比幻想前痛苦一倍多。此刻,李湘才不管,她已经习惯了,10年了!她吸了吸鼻涕,拭去眼泪,把腿缩成一团。

  3

  一晚过去,太阳炙烤着大地,所有东西几乎要被蒸发完,李湘早早地就起来了,她有意无意的看看窗外,窗外,有的人拿着伞正买东西,与店主讨价还价,一见行不通,便破口大骂,围观者甚多,大多都是看戏的。有的人车撞到了车,立马打开门下车,抡起拳头打,围观者依然袖手旁观。也有人正抱怨着温度:“死人天,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多云吗?”声音超过了知了的声音。时而再夹杂着汽车的“嘟嘟嘟”声,如一首错综交杂的交响乐,指挥的不是人,而是天,指挥棒是温度,但唱出声的却是人心。

  李湘默默的看着,她轻轻一笑,多可悲的人心!“砰砰砰”敲门声,“死姑娘,快给我滚出来!”张凤莲骂道,“要是真的想睡就一辈子都别醒来,别期望着有人会来把你吻醒,让老娘把你抽醒怎么样?”张凤莲说的话总是那么刺耳,和现在的一些上海老女人有的一拼,总是话里有话,本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理念。“那你怎么这么早就活过来了?”李湘和她顶嘴。说着穿好带补丁的衣服打开门。“啪!”一记耳光!“叫你顶嘴!”随即便是劈头盖脸的拳打脚踢,张凤莲把李湘的头发一拉,理想便扑倒在地,张凤莲用廉价的高跟鞋底使劲地踩着李湘的脊梁。打完,便回到饭桌上气愤的吃着早餐,她的愤怒就好比是这温度一样高,一样火爆。

  李湘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身上的灰尘,走到饭桌前啊,拿起筷子,看了看桌上的早餐,一碗煮的像人的呕吐物一样的烂烂的粥,一个中间有一个大洞的面包啊,仅此而已。“看什么看?”张凤连说,“对于野母狗还需要用人的早饭吗?”于是,李湘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十年如一如,天天如此,都不曾换过,有时甚至更烂。

  4

  吃过了早饭,张凤莲把筷子“啪”地搁在桌子上,拿起牙签装装样子,走回了房间。在李湘眼前的是一小桌的剩菜剩饭,张凤莲留下来的,还有一点点的薄粥,她摸了摸肚子,拿起张凤莲的那碗。“啪!”又是一巴掌!她的头发在张凤莲的手里拉着,往后使劲一拽,“砰!”她的头被撞在了椅子上,是木头椅子。“我就知道,你又要偷吃!”“呸!”一个唾沫吐在了她吃剩下来的那碗粥里,“你不是想吃吗!吃啊!”于是,张凤莲把她的头按在了那碗里,使劲的按,使劲的按。李湘只觉鼻子里和嘴巴里都塞满了粥,还有那粘稠物,心中疼痛无比!

  她站在水槽前,洗着碗,她的,和张凤莲的。水槽在门的旁边一点,前面有一扇窗,窗外走着一个个15岁的初三学生,女生两两三三,个个背着书包,笑靥一副,暖风吹过脸庞,将秀丽的长发吹起,散发着清幽的洗发露的味道,盖过了夏天的炎热。有的穿着短裙,白白的腿,细细的腿,如白玉一般无瑕疵,胸部微微隆起,胸上还别的团员的标记。这正是少女,这正是少女般的纯净无暇!她们望见了李湘,微微一笑。

  李湘看了看自己,一双粗糙手,腿,穿着补丁的衣服,破烂不堪,不修边幅。双手透过带着温度的自来水,正娴熟的洗着碗,拿东西每日每夜重复了10年,手臂上还有张凤莲刚刚拧过的红印,正是与右脸的红色胎记有的一拼。双腿直立立的站着,打着补丁的牛仔裤,已经破了个洞的拖鞋,大脚拇指露了出来,双腿被烈日晒得黑黝黝的,还有几条伤疤。

  她闭上了眼,想想刚刚的张凤莲殴打自己的样子,和穿着校服的美丽纯洁的少女怎么好比?有时候,占优势的人对占劣势的微微一笑,不仅不会让占劣势的那个人感到温暖,反而会点燃她心中的炸药,特别是这炸药已经积攒了很多年。李湘双手紧紧一抓,抓着刚刚殴打时打碎的碗的破碎处,自来水的颜色变成了红色,深深的红色,与自己的胎记更是有的一拼。待到整个水槽都已经是红色的时候,李湘关上水龙头,走到了房间。

  5

  夏日是多个令人喜爱,有时候却又是那样令人厌恶,对于下层劳动人民更是如此,夏日的炎热并不会把他们头上的汗水蒸发光,反而越攒越多。所以,他们的心情和夏日的温度是成正比的。张凤莲打开柜子,看着一本被翻了不知多少遍的破烂的书,就好像色狼看见黄书一样心情迫切。李湘在隔壁的一个小小的房间里,也打开着柜子,用那不知摩挲抚弄了多少遍的笔书写着,就好像一个多愁善感的诗人无法倾诉心中的感情那个剧烈。写毕,她把纸折了一折,咬紧了牙齿,走到客厅,把纸放在了桌子上,那个刚刚张凤莲殴打过自己的桌上,腮帮鼓鼓的,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又张大了眼睛看看四周,仿佛要把一切都烙印在脑海里。

  6

  “傻姑娘!你怎么还不准备中饭,到底是下定决心死了吗?”张凤莲骂道。声音形成回声,传入她的耳中,听听自己骂的话是多么讽刺!她找着李湘,想找到了李湘之后一定要揍死她。这时,她停顿了一下,看到了桌上的纸,拿了起来,纸上只写了一行字,扭扭曲曲潦草不堪的字,她却3分钟没有动!眼睛呆呆着看着纸上的字,顿时一下子扑倒在地上。立马冲到了李湘的房间,面对着空空如也,不存一人的气息的房间,收入眼底的房间,心中的疼痛如皮肤的温度一般永不褪去,而且越来越沉重,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从心中缓缓上升,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她可以清楚的明白,李湘长大了,翅膀硬了,她要去找回自己的,找回自己的真正的,名副其实的……

  7

  李湘坐在火车上,拥挤的火车上,看着上海的景色从眼前滑过,想着自己住的地方,心中疼痛无比……

  8

  虚伪的面具何时撕开?夏日的炙热却使面具更加牢固。社会上的人,形形色色的人,正表演着假装,客套的嘘寒问暖啊,格式化的后门,只待有缘人来开,开启之后便是光明。

  9

  李湘使用自己仅存的领钱,乘着火车,人们虚伪的看着她,假装着和她打招呼。这一切,她在张凤莲的家里早就习惯了起来,在此看来,他们甚至连张凤莲都不如,至少张凤莲是赤裸裸的恨自己,而不是披着“友好”二字的皮。李湘右手靠着右脸边的胎记,那样显眼,无论她怎么掩饰,都将暴露在烈日下,被人们所见。而人们的表演就相当的好,不露马脚,一个个都活脱脱的是表演系里出来的货色。

  10

  坐了很长一段时间,耳边只想起“乘客们慢走,欢迎下次光临”的大众的永不改变的机械女声。李湘想着谁会下次来。站了起来,人们你推我让,丝毫没有“慢走”的意思。李湘的脚坐麻了,看见人这么多都堵在门口,便驻足。在车上,李湘想了很多,想了很多事,想了很多人,说是想,说准确点,就是幻想。想着在永远都不可能到来的一天,遇到永远都不可能遇到的人,做着永远都不可能做的事,说着永远都不可能说的话。一切,永远不可能。人们都走了下去,李湘停止了幻想,也随着他们下去。她背着一个破烂的包,驻足。一切,都是那样陌生。温度依然那样高,依然是人来人往,依然那样虚伪。一样的蝉声连续不断,人们的交谈声。感觉这一切是那样熟悉,只是少了张凤莲的骂声,突然觉得一种空虚感。很小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听过张凤莲提到过她的亲生父母,李彩珊和韩东,这两个本应该在自己身边陪伴着永不离开的人,现在就在A市,想着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李湘心中激动不已,盖过了那层厚厚的在底层的悲伤。可是,偌大的A市,找到两个人,谈何容易?李湘不禁想起这个因素,手抖了一下,闭上了眼,慢慢的想着。

  11

  她做到了公园的长凳上,看着人来人往,顺便想着怎么找到自己的父母,要求公安吗?她从不相信中国的警察。要求众人吗?她从不相信众人。烈日并没有退却的意思,反而愈来愈热,像是在向李湘挑衅,李湘抬起头,默默的看着阳光,多么刺眼,多么扎人!一切都好像在上海市一样。“贼哈哈哈!”一个声音在李湘耳边想起,她向右转头,是一副笑脸,多么真诚,多么灿烂!这是李湘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笑脸,笑声透过耳朵在李湘的脑子里不停回转,复响,多么响亮,多么阳光!“你好,女士!”他说道。李湘第一次被人称为“女士”,这倒是挺新鲜的。她想。“嗯?”李湘反问。“能和我叫个朋友吗?”那人伸出右手。李湘的心被震了一惊,多么难得啊!10年了,10年过去了,在过去的10年中,只配蜷缩在一边的,只配被人唾弃的,只配被人认为是累赘的她,今天有人想成为她的朋友。一种暖流在“疼痛”的干涸的河道中流淌而过,多么开心!李湘鼻子一红,眼泪代替汗水流了出来。那人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冒犯,便连声道歉。李湘“嗤”的一声笑了。

  12

  经过一番你问我答,我问你答,我踹你打,你踹我打,那人终于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原来,他叫李大龙,14岁,也是第一次来到A市求学,人生地不熟,只想交一个真正的朋友。于是,俩人成为了无话不说的朋友,李大龙准备先帮助李湘找到她父母再去求学。李湘慢慢觉得,心中的世界似乎已经慢慢到来,正慢慢的靠近着自己,自己,也正准备接受着这一切。在李湘悲痛的时间里,李大龙仿佛浩大沙漠中的一个客栈,给了李湘一丝希望,李湘也正准备使劲抓住这根救命稻草,缓缓爬向自己预计中的世界。

  13

  他们俩来到了一家饭店,女服务员穿着制服,黑丝袜,光是美色就令人流口水,她们向二李亲切地说:“欢迎光临。”俩人看着玲琅满目的各式各样的菜,看起来永远那么诱人,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你是上海人,那就点一个……额……小笼包吧!”李大龙笑着说。“好啊!”李湘说道。她觉得无论吃什么都是好的,只要李大龙能够陪在她身边就够了,她不由得想起电视剧里以前一直讨厌的恶心对白,现在竟也想说那些话,但是欲望还不够强烈,便憋住没说。于是,李大龙从厚厚的钱包中掏出一叠红色纸张放在桌上。李湘不知为何低下了头,是自卑了?还是自惭了?她不知道。俩人变做到了一起,肩靠着肩,李大龙看着李湘吃小笼包,心中不免泛着羡慕之情。其实李湘也从来没吃过小笼包,小笼包是从电视里看来得,她曾希望着与自己的白马王子坐在一起吃小笼,现在,真的实现了,只不过那匹马变成了龙,李大龙总不可能叫成李大马吧!李湘心想。“贼哈哈哈哈!”李大龙突然大笑一声,打断了李湘的思考。李湘不知道为什么,但她知道这种笑的方式可能是他的一种习惯吧,于是骤起眉头问:“怎么了?”“我终于知道怎么吃小笼包了!”李湘看着桌子,小笼包子只剩下了1个。“那么……”她刚想开口。“这个给你吃吧!”李大龙说道。她转过头去,正对着李大龙真诚的眼神,不禁想起了张凤莲,想起张凤莲对自己的种种行为,不禁流过一丝感动,“谢谢。”她轻声说。她知道,这一刻,这是她15年来最幸福的一刻!

  14

  不知不觉,时光滑指而过,它不似疼痛,疼痛滑指而过的时候是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而时光,特别是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不让人察觉的出来。两人是住在宾馆里的,三星级,不是三星。房钱全权由李大龙承包。“我会尽我自己的所能让你快乐的,我再也不会让你回到过去了!”李大龙说过这样的话,李湘依然记得,并且永远不会忘记。每天不必被人打,不必被人骂,不必担心明天有没有能吃的饭,不必担心自己的束缚,不必担心几点起床。总之,在李大龙的有限范围之内,李湘得到了最快乐的时光,更重要的是,李湘可以随时向李大龙倾诉自己的苦衷,自己的想法,李大龙从来不感到厌倦,他总是摆着一副笑靥,默默的等待着李湘的到来。李湘终于可以像同龄人一样,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期待着自己的男人回来,不,这不用担心,在她眼里,李大龙早已是自己的男人,就算现在不是,以后,将来,在不远的未来,他也终将是。

  15

  夏天的雨让人感到特别爽朗,一阵雷过后,虽然扰乱耳朵,但至少纯净了空气,空气变得那样舒服,但它毕竟是暂时的,一会儿,顽固分子就在会出现,它们是那样的缠人,那样的令人厌烦,那样的挥之不去。

  16

  雨过后,李湘出去走走,依然坐在那个公园的长凳上,一是想回忆下和李大龙的相遇,二是因为她在A市只认的这个地方。她静静的想着,不必考虑到自己的胎记。说实话,她从头到尾,如果把胎记去除的话,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美女了,现在她的衣服换成五颜六色的,最新潮流,绚烂夺目,走在街上回头率100 %,这一切,都是李大龙给他买的。她把这几天的事都像放电影一般重放一遍,忽然,发现少了一些,对!她想起那件重要的事。于是,奔回酒店,找李大龙。路上许多乞讨者都看着她,都以为她是一个有钱的人,都看着她,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那么诱人,多想把她扑倒在床上上了她,恐怕这层原因占得多一点吧,那些乞丐还真是令人可怜!一路上的小贩看到她也叫得更卖力了,也不知为什么,他们看见有钱人经过,就叫得更卖力,穷人走过,他们看都不看一眼,真是好高的境界!更重要的是,他们普遍的以为自己的利润和自己叫卖的声音是成正比,他们怎么可能会知道,尽管周围全是粪,也包不住金子的光芒,也改不过鲜花的香味!相比之下,他们倒是反衬了!

  17

  多可怜的人们!李湘以前看见他们总会忍不住瞄一眼,至少是瞄了一眼,而现在,连瞄都不瞄了。多可怜的人们!李湘站到电梯中啊,3楼,她按了一下按钮,于是电梯飞一般往上伸,这是她以前从未碰到过的。他找到李大龙的房间,也就是自己的房间,发现自己的钥匙没带,便敲敲门,李大龙缓缓打开门,又对上!四目相望,多像电视剧里情侣那样,李湘的心跳动得更剧烈了,“那个……”李湘手指无意一跳,话说不下去了。

  18

  远在上海的张凤莲站在窗前,看着经过雨水寝室的一切,显得那样苍老,那样单调,难道,这就是上海吗?手指无意抖了一下,上面布满了灰尘,仿佛刚刚经过一个很久没有碰的东西。

  19

  雨,又下了起来,疼痛,似乎还没有停止,它,又奇妙的,滑指而过……

  20

  雨下个不停,是怎么回事?断丝未断,真情未真,这种缠缠绵绵的感觉,到底怎么样才能渡过?无法避免,只能一路撞过去,直到头破血流,直到痛心疾首,直到双手乃至手指无法动弹。

  21

  李大龙不解的问道:“难道你喜欢这样的生活?这么大的一个城市,找两个人,那得有多困难哪,你为什么还要回到归去的日子?”李湘看着他如清水般纯净的眼神,无奈地说道:“没错,我是喜欢现在的生活,可是……可是,这毕竟不是属于我的,从上到下,由内而外,这不是我!这不是真正的我!我很回到过去,即便身上千疮百孔,即便体无完肤,我依然要回去,那才是真正的我!”李湘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大声地说,发自內腑大声地说。她想,这就是我的心里话吧,不论如何我也要说出来。李大龙低下了头,像个被批评的男孩,半天没有憋出一句话,过了半晌,他抬起了头,看着李湘的眼睛,问道:“你爱不爱我?”

  22

  有时候现实便是如此,无论你想要,还是你不想要,它全都一股脑儿塞给你。这时候便会陷入进退两难之中,人们往往会选择避免两种方式中的一种来避免错误,却不曾想,犯了第三种错误,并且,将会无法自拔,一路错到底,偶尔来一句指路牌,他也权当没看见。

  23

  到底该怎么回答?李湘心里纠结不已。进退两难,无论什么事,什么物,都有正反面,人们只能选择其中一面,就好比硬币。李湘的鼓起一下了全部消损不见,她再次回想起这一切。这几天,无论是什么,她想要的,李大龙都会买给她,她就像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可正因为是被捧在手心里,所以才没有自由而言。若是找到自己的父母呢?或许,会回到一家三人快乐的时光,可反过来想一想,就算见到了又能怎样?他们若不认呢?那岂不是更难堪?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是活是死都不知道!诸多可能因素从李湘脑海里出现,使他什么想法都没有,到底该怎么办?是寻求真相,还是被捧在手心里?李湘看看李大龙,眉头已有些许紧锁,她不敢惹李大龙生气,于是吞吞吐吐,磨韧两可地说“我……算是吧。”“贼哈哈哈!”李大龙爽朗的笑道,“坐我床上来!”于是李湘便照做了。李大龙把嘴附在李湘的耳边,李湘下意识的远离他,随后意识恢复,便又靠拢了。她听着李大龙的耳语:“我帮你找到你的父母,但今晚,和我睡一晚。”李湘顿时瞳孔放大,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去。至今为止,15年,从未有人这么跟她说过,这时道德,法律等字眼突然从李湘脑海里冒出来,是怎么回事?自己到底怎么样了?“你到底答不答应?”李大龙催着问。李湘转过头去看看李大龙的眼睛,那池清水已经有了些淤泥,更重要的是在第一时间无法发现那些淤泥,它是慢慢生长出来的。李湘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自拔了,现今的她只能,一错再错。这就好比她正处在山中间,还有一步就能到达山顶,可下面就是沼泽,可如今,李湘却选择了沼泽。她没有回头路了!这也好比在一条岔路,走到其中一条之后,又出现一个岔路。没错,就是这样,我拼了。李湘心里想。可能是因为他心里真的喜欢李大龙,也可能是真的想找到父母,她不知道。她的手指再次抖动,一股疼痛掠过心口。

  李湘把衣服解开,缓缓地,慢慢地。随李大龙一起躺下。于是,一晚的翻天覆雨……

  24

  李大龙帮李湘找到了她的父母,李彩珊和韩东。他们住在B楼C号。一个晚上,不知为何是如此寒冷,这是夏夜难道有的,为什么?风轻轻的吹着,吹着李湘的长发,拂动着李湘的胎记,叩击着李湘心中的疼痛。却为何,吹不散?晚风苍凉。李大龙没有跟着李湘,他在宾馆里等着。李湘看着眼前的大楼,算得上是危楼。夜晚房内的灯光令人眼花缭乱,是故意的吗?李湘看着,她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滋味,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她抓紧了衣服,生怕吹掉。这时,不知为何,她不敢进去了,她不敢叩门相进,怕了吗?可到底应不应该怕,怕什么。怕见到他们的样子吗?还是怕他们见到自己的样子?李湘只想坐在椅子上默默的坐着。不可以!她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自己为了这一步,已经付出了很多代价,绝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她不敢往下想象,她怕……

  “砰砰砰”她敲开了门,一个美丽的女人开的门,40多岁,但岁月依然无法在她的脸上留下伤疤,秀丽乌黑的长发,挺挺的鼻子,穿着格子衣服,一切就好像是20岁那样,令人喜欢,只是肚子微微隆起。李湘一震,那女人看到李湘的胎记,也一震,四目相望,充满着震惊,差异。那女人往后一瞧,一个男人便过来了,依然是乌黑的头发覆在他的头上,鼻子上架着的眼睛,令人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他看到那深深的胎记,也为之一振,到底是怎么了?这就是我的父母?李湘心里想着。她不敢看他们的眼睛,怎么了?明明是他们抛弃了我啊!

  25

  寒冷的冬天,将树叶吹散一地,夏日的这样的晚上是多么令人恐怖!天是怎么了,多么慎人!风声在耳边充斥,一切就好比是冬天,那样寒冷,心也是这样吗?

  26

  李湘坐在沙发上,看着周围的一切,新式的电视,白透的墙壁,正方形的茶几,上面布满了水果,类似苹果等等……这一切,是多么完美,为什么我要插进去?李湘心里想着,舒服的沙发,灯光照的像白昼一般,与自己以前的房子真是……李湘没有想将来如果有一天她能住进这间房子,这家该会怎么样,是她忘记想了,还是不敢想?俩人走进客厅,将一杯热茶放在茶几上,冒着腾腾白烟。李湘牙齿一咬。“你是李湘啊,你好。”父亲韩东说道。在别人眼里这是多么虚伪,可在李湘眼里,是多么陌生,至少他是笑着说的,并没有像张凤莲一样骂自己,哪怕是装出来的,那也是笑。不知为何,李湘想哭,真的想哭,她憋住了没哭。“李湘,你来做什么呢?是不是要来求我么帮忙呢?如果是的话,你尽管说吧,我们都会答应你。”李彩珊说道。她也是笑着,多么亲善,多么美好。要是在一起,这一家三口该是多么幸福啊!“爸爸,妈妈!”李湘下定决心说道,“我……我能不能和你们生活在一起?”李湘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了,她希望父母说“好好!”真的希望,哪怕,哪怕是一天也好啊,她希望着拥有自己从未有过的父爱,母爱,她是多么迫切啊!他们相觑一眼,停顿了一下,韩东“吭”了一声,好像是在开会一样。“这个……李湘,你是最懂事的,我们……这件事,我们先……以后再说怎么样?”韩东说着。好像他也是下定决心了,要是真的赤裸裸的拒绝,他是说不出口的。

  晚风“呼呼”吹着,好像要把一切吹掉,把一切物体都要风化,但,心中的疼痛,能风化吗?

  “爸爸!妈妈!”李湘又顿了一下,“你们……难道你们……不喜欢我?”李彩珊连忙伸出手,滑过李湘的手法,摸着她的后脑勺,往额头上轻轻一吻,仅仅是轻轻一吻而已,并不是亲亲一吻,但这也恐怕是李湘第一次被长辈这么问过吧,就算是李大龙也未曾有过。“怎么会呢?”李彩珊说道,“李湘最乖了,听话。”这时,电话响了,韩东连忙走到房间去接,不一会儿,只听得房间里发出声音,“没错没错,是我们,还有9月,马上就要生了……啊……同喜同喜……当然了,当然了……一定请你喝一杯……当然了!”

  不知是什么,滚进理想的心中,发出了强烈的不知名的“砰”的一声,是什么?这算是挑衅吗?还是打击?李湘默默地低下头,不知为何,他没有脸再看他们的眼睛,她……她注视到了李彩珊的肚子,微微隆起,她明白了,她明白了一切,在这里多带一秒,恐怕对在场者三个人都没有好处。

  夜风再次吹起,吹散了热茶腾起的烟雾,吹入李湘的鼻子中。她的手指紧紧的抓着沙发低的那层皮,紧紧地,紧紧地。“我先走了。”李湘说道。这时,韩东出来了,见李湘要走,便假装挽留,安慰了她一下:“这样,我们每个月给你寄生活费,怎么样?只要你开心,我们……”话没说完,“别烦我!”李湘大声地说。发自肺腑歇斯底里地大声说。心中的蜡烛被完全点燃,恐怕对张凤莲都没这么大声的说。她立即奔出房间。

  27

  夜依然那么冷,寒冷的空气注入心里,使五脏六腑全部冻住了。

  这时,一张张红纸从她的眼前飘过,她抬起头,是李大龙,已经不再是那真诚的眼神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虚伪的,令人恶心的眼睛!这时,李湘突然觉得肚子一阵痛,她摸了摸肚子,明白了一切。“你是真的不会啊!”李大龙说道,大声的说道,愤怒的说道,“你这样我怎么管你,我只是玩玩而已,算了,给你些钱,我们从此没关系了。”于是,李大龙走了,只留下钱……

  28

  此刻,没有蝉的嘲笑,没有烈日的轻蔑,没有热风的袭击。取而代之的是,一指疼痛,一捧月光,一阵寒风。撕心裂肺的痛,在心脏周围来回停转,永不逝去,一生一世永远无法忘记。月光,皎洁幽静,不乏高雅,毫无奔放之感,唯有凄婉哀伤,偶尔被云朵所遮盖,偶尔出现,时隐时现,迷迷茫茫。寒风,吹进心脏,到达身体的各处各地,所到之处,疼痛不已。

  29

  李湘把头埋进双臂,想着这一切,是我错了吗?我对了吗?我是怎么了?她不停的问着自己无法回答的问题,失落,迷茫充斥的她的心。街边一个人也没有,硕大的城市,却没有容我之地,我该怎么办?回去吗,还是继续在这里。是另选一条道路,还是一路撞到底。没有人帮她,没有人会管她,怎么办?这时,手臂突然感受到一股热量,她看了看,是一滴热泪。她十指紧紧抓住,却也不知道要抓住什么,只是紧紧的抓住罢了,默默的等待着疼痛到来,心中的疼痛到来。

  心中的疼痛,它滑指而过。

  30

  李湘靠着那几张红纸回到了上海,就像去A市的那样,心情沉重,唯一不同的是心中那份坚持执着,那份想要明白真相的迫切心情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婉伤,一阵阵疼痛,一份份责任,一份份重担。不仅是身体上,心灵上更是如此。备受打击的心,是磨练得越来越强,还是从此颓废不起?李湘紧紧的看着窗外,一片片美丽的风景从眼前掠过,一闪而过,却无法挽留,更无法记住。她没有资格幻想,她只想:我错了吗?

  回到家,她已经做好了被打的准备,她知道张凤莲一定会扯着自己的头发按在地上,用廉价高跟鞋践踏自己的脊梁,不知为何,心中没有恐惧,而是有一种踏实。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故乡,无论时好时坏,它永远是自己最好的避风港。

  她打开门,顿时一种刺鼻的味道扑入鼻中,一股令人恶心的血的味道!她的心加速跳动,这几天来的打击对她丝毫不起作用,她似乎感受到了有不好的事发生了。她随着味道来到张凤莲的房间,“砰砰砰”三声,使劲的敲门声,她是多么希望张凤莲猛地打开门骂她一句,然后暴打自己一顿啊!

  “磕”一声,门开了,一个身体卧倒在地,双手张开,头塔拉在地上,眼睛沉重的闭上了,依然那令人恐惧的眉头,紧锁。是张凤莲!在她的眼前,有一本书。李湘绕过张凤莲的身体,弯下腰,拿起了那本书,上面写着“去胎记”三字。在张凤莲的手上,紧紧攥着一张皱的不行了的100块钱。是真正的红,真正的红色。

  李湘合上书,闭上眼睛。

  完

标签:
上一篇:你还爱我吗?
下一篇:我的小姨

本周热门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