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的泪水

发布时间:06-19

  她从宿舍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

  在凛冽的寒风中,S城蜷缩着身子。昏黄的路灯,一直延伸到远处铁青的天空。呼啦啦的北风,带着西伯利亚的狂野和寒冷,似乎要卷走她心中仅有的一丝温暖。

  手机响了,铃声是王菲的那首《传奇》,在寂静的街道上,颇有一番别样的情调。感受着王菲那一份别样的哀愁,她实在不愿意破坏这暂时的默契。当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的时候,她翻开手机,看到一个并不熟悉的号码,听到那遥远而又切近的声音:

  徽,是你吗?

  她愣住了。时间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个晚上。

  他叫国,是学校中文系的篮球队队长。他的脸和他的名字一样,长得方方正正,有着高挑的身材。这在大学里,尤其是美女扎堆的中文系,很是吃香。国的目光,锁定了这个叫徽的女孩。他们恋爱了,一直到临近毕业。

  徽是班上成绩最优秀的女孩,爱诗也能写一手好诗。在毕业前夕,国将她约到学校周边的一个小旅馆——这样的旅馆布置得很有情调,是专供大学生情人幽会用的——疯狂地吻着她,并且向她表白,说要娶她,并且将永远地爱她。

  她使劲地掐了一下他那不规矩的手,娇嗔而又不失严厉:

  我还没答应要嫁给你!

  就这样,毕业后他们回到各自的家乡,开始还通通电话,在QQ里聊聊天,偶尔也不咸不淡地见上一面。不久,国说他要结婚了,对象是他学校老校长的女儿。听到这个消息,她竟然没有感到太惊讶,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赶了几百公里路去参加他的婚礼。那一天,她很兴奋,喝了很多酒,将旅馆的地板和床单,以及她的高跟皮鞋全呕脏了,害得她的闺蜜直到半夜才将房间收拾干净。后来,她的闺蜜还常用这事来取笑她。

  ……

  喂,是你吗?徽。

  电话那头传来了焦急的声音。

  她有点感动了:

  是我。

  他兴奋起来:

  真是太巧了,太巧了!怎么,电话号码换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看了这则征婚启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联系。徽,你看咱俩有缘吧,我一下子就猜出你给的谜语。我是不是第一个猜出谜语的人?你在征婚启事上说过,谁要是第一个猜出谜语,你就跟谁走!如果我是第一个,你就得跟我走,哈哈哈……

  他全然不顾她的感受,滔滔不绝地讲着笑着。

  当然,漂亮可人的她,自然身边也少不了追求者。确切地说,眼前不缺优秀的男人在晃,有时晃得她有点头晕,可是她总觉得不是她喜欢的那一款。再后来,她考取了研究生,学的是古汉语训诂学方面的一个专业,毕业后进入了这座小城里的师范学校,做了一名中文教师。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三十岁。直到有一天,学校热心的工会主席,一位快言快语的老大妈给她说媒,介绍的是一个非常有钱的二婚,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在寻找对象方面的价值了。但是,她始终恪守自己的信条,宁可独身,也不滥嫁。

  今年元旦放假期间,一向和蔼可亲的母亲也下了最后通牒:

  今年再不找对象,就不要回家过年!

  为此,她和母亲大吵了一顿。

  不过,她很懂事,能谅解做母亲的心情,就在当地的晚报上登了一则征婚启事:

  待月西厢寺半空,

  张生失救去求东。

  崔莺失去佳期会,

  只恨红娘不用工。

  一个30岁爱好文学的女人,渴望一个温暖的怀抱,谁要是第一个猜对谜语,她都会跟他走。

  可是,征婚启事登出一个星期,却没有人愿意为一个三十岁的女人,煞费心机地想那绕人的谜底。

  命运却跟她开了一个玩笑,第一个猜出谜语的却是国。

  国还沉浸在表现的兴奋中:

  这则谜语真是绝了,“待”去寺是双人旁,“救”去求是反文,“崔”失佳是山字头,红不用工是丝字底,整个连起来就是“徽”字。徽,你得说话算数,如果我是第一个,你今晚跟我走,哈哈哈……

  她终于打断了他,让他的表现欲嘎然而止:

  你现在哪儿?

  我参加一个教研活动,正在你们S镇的一个旅馆里。

  他不无调侃地回答。

  好,告诉我,你旅馆的地址和号码,我今晚跟你走!

  一滴泪,从她脸颊跌落,在寒风中扭转着倔强的身姿,无奈地打在花池旁枯死的那片树叶上。

  她曾无数次设想她的第一次,梦想和期待那诗意的时刻,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是以这种方式结束。她反复拷问自己,那苦苦守望了三十年的贞操,究竟有何价值!

  可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国根本就不在S镇。他正在自己办公室里上网,浏览着新闻。那一天,胡锦涛总书记访美,参加了奥巴马总统的私人晚宴。

标签:
上一篇:情伤过处
下一篇:你还爱我吗?

本周热门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