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伤过处

发布时间:06-19

  (一)

  秋风阵阵,带起一地的枯叶在空中打着转飞到角落里沉寂。

  公交车牌四周都是冻得瑟瑟发抖的人们,在那太多双等待着前面那漫漫路上行驶车辆的眼睛背后,只有杨柳儿低头踢着自己脚边的石子,自娱自乐。

  脚下的石子已经是她踢走的第十颗,前面的九颗石子都在她的视线中落到远处,而那石子所落之处走过的行人无一不是对她这个始作俑者露出各种奇怪的表情。而她只视若无睹。

  很快,第十颗石子在她的脚下扬成抛物线,远远的落到前面的斑马线上。

  杨柳儿顺着没有人迹的斑马线往远处看过去,只是目光所到,脸色不禁怔愣。

  那里正走着一对夫妻,女人的肚子大大的腆着,男人一手牵着女人,脸上露出宠溺的微笑。

  这不过是一副再普通不过的美满图画,只是杨柳儿却只心神猛缩。尤其在看到那个男人抬头往她这边看过来的瞬间,忙缩着脖子躲到了众人身后。

  她以为这个城市很大。

  她以为那些什么狗屁的缘分早已经和她无缘。

  可为什么,她竟在这里看到了他。

  ——

  “杨柳儿,这就是缘分啊!”

  她从学校的图书馆回来,和她住在同一个屋子的崔琳琳就兴奋的过去搂着她大吼大叫。

  她无力扶额,“你又发什么疯!”

  今天到校伊始,这个丫头就一个劲儿的要她这个时候回宿舍,虽然她不知道原因,可还是照着做了,可现在看着这个丫头的模样,她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

  “不是发疯,是真的!”崔琳琳拿起桌上的电话,就把听筒往她的耳边放过去,“你听!”

  她无奈,只能侧耳倾听,

  “喂?是杨柳儿吗?”

  那个声音带着一丝慵懒,却又是无比魅惑。似乎隔着电话,就能看到电话那边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俊朗少年。

  “你是……”

  她心神颤颤。

  “诚如崔同学所说,缘分啊!”

  电话那头低低的笑开。

  然后第一次,她和一个陌生的人在电话里聊了半个钟头。

  放下电话,她从崔琳琳的口中得知了崔琳琳和那个人所说的“缘分”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她和崔琳琳所在的宿舍电话竟莫名其妙的和另外一个学校男生宿舍的电话窜连了。

  T市的学府路上,有着五所大学,杨柳儿所处的师范大学,和那个人所在的财经大学一个东头,一个西头。即便是学生游玩都鲜少会遇上,更不要说是这种像是神迹般的电话窜连了。

  她想,或许这真的是缘分!

  三天后,两间宿舍的少男少女们见了面。而就像是命中注定,她第一眼,便认出了电话里和她聊了半个钟头的男生——袁弘义。

  半个月后,他们交往了。

  (二)

  杨柳儿躲在人群后面。

  看着他横过斑马线的时候,紧紧的拉着旁边女人的手,满心的体贴。他低低的笑着,眉眼带着她最熟悉不过的宠溺。看着他和他的妻子从公交站前面走过,和她最近的距离也不过半米。

  杨柳儿躲在人群后面,痴痴的看着,觉得咫尺天涯、

  ——

  “弘义,今天我很开心!”在游乐场玩儿了一圈,她开心的对揽着她的袁弘义说。

  袁弘义的低头凝视着她,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光芒,“这么容易满足,能当你的男朋友还真是轻松!”

  她嗔怪他,“干嘛,你觉得不好?”

  “好,当然好!”袁弘义点头,又用力的把她抱住,只是这样还觉得不够,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她娇嗔的推开他,埋头在他怀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怕什么,你是我女朋友!”袁弘义只低低的笑,看到她耳边的晶莹,又附过去,“你的初吻都是和我……”

  “丫,袁弘义!”她只觉得自己的面颊上都火烧火燎的烫。

  袁弘义笑开,拉住她的手,“我们走吧——”

  ——

  他可能早已经忘记了曾经那日的情形,甚至她这个曾经的女友。可她仍记得那天西方的晚霞几乎红遍了整个天边。

  犹如现在他像是呵护珍宝的宠爱着他身边的这个女人,他也曾经这样宠爱过她,甚至说和她在一起,是最幸运的!

  只是因为爱情不在,那所有的甜言蜜语都不过是过眼云烟,随风消逝了。

  杨柳儿仍记得分手那日也像是今天的萧条冷然,她站在公交车站下面,迎着冷风等了他半个小时,本以为能看到他俊逸非常的面容还有往日里让她沉醉的温柔呵护,却不想等来的只是他那么冷淡的三个字,“分手吧!”

  “为什么?”她问,

  他只是扯了扯唇,“我比你小。不合适!”

  当时,她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心脏都麻痹了。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看着他转身坐上随后而来的另外一辆公交车。然后耳朵里飘进来她曾经最为迷恋的声音,“你适合比我更好的。忘了我吧!”

  再然后,她浑浑噩噩的站在公交车站下面,一直到旁边好心人对她讲,“姑娘,你的钱包被偷了!”

  ……

  那天是她这辈子最难堪的一天。

  就是回家坐公交的那一块钱,都是借的陌生人的。

  后来,她一遍遍的回想那天他的表情,他的动作,他的话。泣不成声。

  她和他相恋一年,他对她从来都是温柔似水,没有吵过架,没有红过脸。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更还是这种理由?

  她不甘心,于是刚找到工作的她请了假,直接奔到了他的学校去找他。

  她站在男生的宿舍门外,足足等了他两个小时。

  终于,在一众归来的男生当中看到了他,一如她那几日梦里的模样。

  面对着她的质问,他只是静默不语,“就当我对不起你吧!”

  她恼怒,愤恨,一把扯过旁边经过的男生,“我当你女朋友!”她大声宣布。

  那个男生惊喜讶然,而他脸上竟没有丝毫的变化。

  直到那一刻,她才明白——原来不爱了,随便一个原因都可以当作分开的借口。原来不爱了,连理由都不屑说。原来不爱了,对方不管做什么都不会让那个人有一丝的动容。

  (三)

  当杨柳儿回神,她已经坐到了公交车上。

  她透过车窗,不远处相依而行的那两个人影仍摇曳在她的视线里。

  ——他和她相恋不过一年,可她却爱了他整整四年。

  只因为她以为这个人是她遇到的所有男人当中最爱她的,只因为她曾有意把自己给他,却被他拒绝。

  都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都说男人面对美色往往没办法控制。可他对她总是点到即止,从不过界。

  所以,当她终于冷静下来,她便要求能和他成为朋友。

  于是整整三年,她便和他只是“朋友”。

  闲暇时,他们在一起吃饭玩耍。繁忙时,也不过一通电话,一则短信。

  其实,只有她知道自己心底里潜藏着的那一丁点儿的诡异。

  ……即便她模糊的知道那不过只是她的梦。可哪怕如此,听着电话里他的声音,她都会觉得欣喜。

  ——“杨柳儿?”

  当耳边的手机里传来崔琳琳的声音,杨柳儿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她低低的笑出声,目光终于从窗外的那两道人影处挪开,“你知道我刚才看到谁了吗?”

  “谁?”

  “你一定猜不到,我会碰到他!”杨柳儿捂着心脏,只觉得心跳陡然。

  电话那边的崔琳琳顿了顿,“是袁弘义!”

  “你怎么知道?”杨柳儿讶然。

  崔琳琳的声音里已经无奈,“那时候你有多痴心,自己不知道?我早就说过他那种人特现实,根本不可能和你有结果!……你和他说话了吗?”

  “……”

  杨柳儿抿唇,没有说话。

  因为她连出现在他面前的勇气都没有。

  当初分手,她一一道出他的优点时,崔琳琳说,“那是因为他知道你的矜持,知道你的秉性,不想和你过多纠缠。所以才忍住没有和你有任何亲密接触……”

  当初她在谈论和他“朋友”的相处时,崔琳琳又说,“他不过把你当作‘鸡肋’,你的梦永远不可能实现。”

  曾经她不相信。

  而在她那可怜的单相思即将度过第三个年头时,他打来的一通电话终于让她幡然醒悟。他说,“我要订婚了!下个月!”

  “哦,恭喜!”她愣愣的回答,茫然的挂上电话。

  她还记得,那正是夜里。她也还记得,那夜里的月光尤其冷孑。

  在和他成为“朋友”的这三年里,除却他没有表明她是他的什么人,根本不曾丝毫拒绝她的亲密举动,又或者亲吻。

  在和他成为“朋友”的这三年里,他根本就没提过他有女朋友的事情,怎么会突然就要订婚呢!

  她喜欢他没错,甚至于不需要什么身份也没错,可她不想做第三者!

  她在小区里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腿脚传来凉意,她才回到房间里。

  或许,崔琳琳说的对,他对她不过就是逢场做戏,她对他不过就是“鸡肋”。

  ——“我现在觉得那时候的感情就像是充满童真,梦幻的梦。等回头我们老了,拿出来回忆的时候能微微一笑,就足够了!”电话那头,崔琳琳的声音也有些迷离。

  杨柳儿默默的点头,再举目往窗外看过去,早已经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不管怎么样,她为了这个她以为的最爱的男人用了心,尽了力。也不管他对她是曾经爱过,还是逢场作戏。终究他们不过是两条曾经交错在一起的平行线,过了那一点,就只会越来越远。

  或许他们相遇的确是缘分,或许这就是缘深情浅。

  只是爱情过后,生命里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去珍惜。

  ……往日美好,徒留在梦里,或者才是最好的诠释。

标签:
下一篇:旋转的泪水

本周热门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