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发布时间:06-19

  六月的天空,一个火炉常常悬挂在天空,炙烤着大地。万物都垂下了高昂的头颅,显得了无生机。暴露在空气里的人,也是活力聊聊,若如行将去受刑一般,步履缓缓。

  李小松一个人在大街上游逛,也是热得受不了,就像那些草木一样,低垂着头颅。

  “嘿,李小松,怎么一个人啊?”刚刚转过一个街头,李小松就看到一个熟人路小羽。

  路小羽是李小松的同班同学,都是市一中高三五班的。李小松是班长,路小羽是副班长,因着两人出色的成绩和不俗的工作能力,人称“黄金搭档”。在他们学校可是名人呢。

  “呃。”李小松一时语塞,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就是出来走走的。”

  “切,谁信啊,那么热,你就是出来走走?”路小羽不信。

  莫说路小羽不信,就是李小松也不信,不过谁叫他老实呢,不会编借口。一时间,李小松有些慌乱,涨红了脸,好一会儿才说:“就是出来走走。”说着,就不再理路小羽,径自走了。可是没过多久,李小松就被一辆摩托撞飞,好一会儿从掉在地上,鲜血溅了一地。

  路小羽怔在原地不知所措,摩托司机却立马逃走了。

  ……

  最后,是路人发现,将李小松送到了医院。路小羽作为现场的目击证人,被交警拉去问话了。

  其实路小羽当时什么都没有看见。她只记得只是下子的功夫,李小松就被撞飞了,接着就是一声惨叫和鲜血飞溅。所以,即便交警一直对她说可不可以提供更多的线索的时候,她只是拼命地摇头。最后,交警见勉强也没有什么结果,就让路小羽回了家。

  路小羽刚回家,就看到李小松的爸爸在家里坐着了。自然,路小羽又免不了一顿追问。路小羽小声地回答,越答越乱,最后都哭了,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路小羽的爸爸见女儿如此,就呵斥李小松的爸爸不要问了。李小松的爸爸不依,还说了些难听的话,直接惹怒了路小羽的爸爸。结果两人打了一架后,李小松的爸爸才离去;好在,两人都没受什么伤。

  但是,路小羽越哭越厉害了,谁也劝不住。

  她担心,担心李小松会死掉,然后就不会再和她说话了。

  往后的日子里,路小羽茶不思饭不香的,做事情也经常出错,上课也是无心听讲。老师和他爸爸反映,一向温和的爸爸也扇了她一个耳光。这个时候,路小羽就一个人跑到外面,痛哭了一场。

  她突然很想她的妈妈,那个温柔的女人。可是,在她很小的时候,那个女人就抛下他们父女自己上天堂了。她的爸爸是这么说的。不过,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记得的最想要的怀抱都是那个温柔的女人曾经给予的。

  和她一样的境况的是李小松。李小松也没有妈妈,也只有一个爸爸。不过李小松更悲伤,他要做许多的家务,他的父亲还经常骂他、揍他。即使李小松一直在学校排名前茅,他爸爸也不曾去开过一次家长会,表扬过他一次。

  因着这些,路小羽就觉得李小松特别的亲切,就很喜欢和李小松在一起,哪怕只是沉默地呆着,也是亲密无间的。

  路小羽想到妈妈,就想到李小松,接着就又哭了。

  这样的担心一直持续了一个月零三天。

  直到有一天,李小松重新坐在教室的座位上时,路小羽才狠狠地开心了一下。她就像只兔子似的,蹦着跳着跑到李小松的旁边,李小松却完全没有在意。路小羽于是就突然大吼一声,吓得李小松惊得一跳,带了他桌上的一个东西。那个东西直接摔在了地上,成了碎块。

  路小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就没有在意。但是李小松却是像疯了一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手在地上慌乱地扫着,还带着一丝呜咽。

  路小羽知道自己做错了,很愧疚,便忙着蹲下去,想帮李小松拾起那些碎片,嘴里还一直说着对不起。李小松不理她的话,粗鲁地别开她想要拾取碎片的手。路小羽很无奈,眼泪就自顾地留下来。最后,李小松捡完碎块,就朝外走去,还使劲瞪了路小羽一下。路下雨在看到那眼神的刹那,哭得更伤心了。

  路小羽突然很想回到以前,以前他们是那么的开心。两个人两小无猜地过日子,世界上一切的东西都可以给他们带来快乐。那时候,李小松从没有让她落过泪,那时候,路小羽从来不知道忧愁。在一次春游的时候,李小松还认真地折了一朵油菜花,有点羞怯,手还颤抖着,递给了路小羽,并且告诉她,长大后,他要娶她做老婆。

  路小羽信了,就把这句话一直藏在心里。她觉得这是最美的秘密,可以给她最多的快乐。

  其实,李小松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是真心的,只是路小羽不知道。

  但现在似乎一切都回不去了,路小羽越哭越想越绝望,最后索性哭出声音来。这个时候,还没到上课的时间,教室里也没有人,倒是让路小羽有了哭的自由。只是,这样的自由并不是路小羽想要的,她想要爱的自由,而不是爱的苦涩;即使,她并不懂得爱。

  后来,李小松回来了,看着还在哭泣的路小羽,觉得些许心疼,但是想到刚才的事情,又觉得心里窝火。那个东西是他妈妈留给他唯一的纪念品了,可是却因为她而被打碎。他不能原谅她,即便他也喜欢她。

  最后,李小松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冷冷地说:“路小羽,要上课了,要哭回家哭去。”

  路小羽听到后,更是伤心,最后索性跑出了教室,逃了一下午的课。

  那个时候,学校的樱花开得正盛,只是一阵风吹来,就落了满地。地上花雪铺满的时候,空气中的忧伤因子也多了许多。

  后来,李小松辍学了,去了外面打工。一直在去之前,也没有和路小羽说过一句话。

  路小羽也和爸爸说不读了,出去打工。路小羽爸爸答应了。路小羽去了李小松的那座城市。她想,不论梦里花落了多少,只要未来,还有花开就好。

  但是,命运再一次和路小羽开了玩笑。她去的那座城市不大,从一端坐到另一端,就需要花一个小时就可以了。可是,就是这么小的城市,路小羽愣是半年没有碰见李小松,因为李小松的爸爸和她爸爸有过节,她不方便问具体的地址,只能自己找。找到李小松后,李小松根本就不理她,反而在她面前搂着另一个女的卿卿我我。路小羽有点伤心,却不想放弃,而是干脆进了李小松那个单位。

  李小松在一家皮鞋厂工厂,单纯的手工业劳动者。虽然来得并不长,可是他混得很熟,大家都亲昵地叫他松弟。混熟后的李小松变得更加的张扬,染黄了头发,打了耳洞,穿着奇装异服,抽着烟,整一个流氓形象,完全不似高中那般乖了。即便如此,也没人管他,更没人管得到他,而他所谓的女朋友,也是和他一样的人。

  而路小羽进了这间厂后,不知怎么的,李小松就一直和她过不去。路小羽是新人,李小松是熟人,大家都帮着李小松,没人同情路小羽。路小羽觉得自己被孤立了,而那个带头的人竟然就是自己喜欢的人。她想哭,也哭了,在夜深的时候。

  但是,路小羽还是坚持了下来,任凭李小松如何的为难。路小羽的坚持在李小松看来就像是一种毒品,让他上瘾,所以更是经常地为难她,甚至当众羞辱她。一天在上班的时候,李小松就大声地在车间里说:路小羽,今晚XX旅馆见。霎时,全车间的人都配合地看向路小羽,而李小松的女朋友干脆过来扇了路小羽一巴掌,骂着“贱人!”。路小羽羞愧难当,想还手都没有力气,只得跑出车间,到外面哭了一场。

  哭完回来的时候,路小羽的眼睛已经肿得很。可是刚到车间,厂长就告诉她不用来了,因为她私自旷工。这个时候,她看到李小松在那里笑着,有一种报复的喜悦。路小羽万念俱灰,甚至没有听到接下来厂长的话就离开了车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以生死相许。读书的时候,路小羽一直不明白这句话,现今她终于懂了。茫茫然然的,仿佛是命中注定的,路小羽走到了河边。爱到情深唯一死,路小羽在生命的最后时光践行了这句话。

  梦里花落知多少,谁知,谁知?

标签:
下一篇:情伤过处

本周热门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