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燃烧的岁月

发布时间:06-19

  一

  六月的太阳,火辣火辣,大地就像一只架在火炉上烧烤着的红薯。城市水泥钢筋的地面上,冒着青烟。

  木子急急忙忙地打开出租车车门,迫不及待地冲向佳缘宾馆。他体内燃烧着一团火,这团火滚滚燃烧着、亢奋着。比六月的太阳要炙热很多,要猛烈很多。

  3028房间。

  这是一个充满柔情蜜意的房间。就连这个房间编号,木子也注入了很多含义。比如30是他的岁数,28是梅子的岁数。比如3代表着三生三世的恩恩爱爱,0代表着结果的圆圆满满,2代表着梅开二度的甜甜蜜蜜,8代表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亲亲热热。

  3028房间,充满着诗情画意。更重要的是给了木子活下去的勇气。燃起了对生活美好的憧憬和希望。

  木子轻车熟路地打开门,门里坐着他亲爱的人。

  梅子已经等待多时。看见木子进来,立马春风满面地迎了上来,刚刚焦急难耐的神情立马荡然无存。梅子的双手勾着木子的脖子,娇嗔幽怨地说:“坏蛋,干嘛去了,怎么现在才来?人家等到花儿快要谢了。”

  木子用手撩开遮在梅子脸上的秀发,在她的鼻子上轻轻的捏了一下,饱含深情地说:“宝贝,急死我了,她在家,一下子分不开身。”木子在梅子的脸上亲了一下,接着说:“加倍补偿你。”

  梅子厥着嘴巴,笑着说:“得了吧,就你那能耐。”

  木子坏笑着,一把抱起梅子,向席梦思床上走去,边走边说:“好好验收哈。”

  翻云覆雨完毕,木子指着表,得意地说:“正好三十分钟,分秒不差。”

  “坏蛋,你说和你老婆每一次就那么两三分就钟败下阵来,是不是真的啊?”梅子半真半假地开玩笑说。木子一本正经地说:“一点不假,自己也想不明白呢!也许是爱情的魔力吧!”

  梅子眉开眼笑地说:“坏蛋,累不?”

  “不累,现在还可以打老虎呢!”木子愉快地说。

  “那你打老虎去,我今天有点累,睡一会。”梅子在木子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开始睡觉。

  木子给梅子盖好被子,蹑手蹑脚地走下床,在房间里哼着走调的歌,像一只欢快的小鸟。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外面车水马龙,行人摩肩接踵,火热的太阳,丝毫没有减缓行人的步伐。一切井井有条,各自忙碌,不知道忙忙碌碌着什么。

  二

  木子清楚地记得,曾经也这样地站在家里的窗台边,望着窗外。只是那时候,心灰意冷,好想轻轻一跃,结束生命,结束婚姻,结束屈辱。

  木子和燕子的婚姻,结合的匆匆忙忙。

  不幸的婚姻里,日子硝烟弥漫,夫妻间,战火纷飞,永无宁日。

  木子可以承受任何的劳累和磨难,但是,他忍受不了燕子和他说话时的那双像死鱼一样翻着的眼睛和话中带刺的挖苦和埋怨。听着那冷嘲热讽的语言,心里就会莫名的狂躁和愤怒。两个人红眼相对,继而是拳脚相向,谁也不让谁,谁也不怕谁。

  这样的日子从七年前结婚一个月后就开始了。

  木子喜欢玩牌喝酒,燕子也是喜欢打牌,输输赢赢也只是口头说说而已,毕竟都喜欢打牌。燕子的情绪主要表现在床上,木子常常的三五分钟就鸣锣收兵了,燕子意犹未尽,很是失望和扫兴,慢慢的就不配合了,渐渐的就开始拒绝了。可是虎背熊腰的木子,心里的欲火日益膨胀,两人背道而驰,矛盾日益尖悅。木子有时候鳖的难受,就软磨硬缠,燕子有时候也会例行公务,即使两个人努力朝着共同的方向前进,木子总是力不从心,于是,燕子的挖苦就来了:“说了你不行,还要逞英雄,我难得脱裤子,白白浪费卫生纸。”木子每每就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一言不语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有时候,燕子不愿意,木子就更加的迫不及待,越反抗越发想要,就强迫行事,燕子有时候急了,就用牙齿咬,木子好多次根本就没有成功,望洋兴叹。木子偷偷地去买些药来吃,更糟糕的情况发生了,阳痿了。木子陷入了无边的苦恼之中。

  3年前,木子和燕子来到了现在所处的城市做生意。生意时好时坏,加上两个人都爱打牌,两个人的矛盾公开化了。男人聚在一起,总是喜欢开一些半荤半素的玩笑,木子自然也会跟着吹吹牛皮。有一天燕子输的一塌糊涂,闷闷不乐地走到店里,叫木子煮饭,木子在自己的门面里和几个做生意的朋友玩牌,正在兴头上,头也没抬地说要她自己弄,一边自顾自地和大家说说笑笑。燕子恼怒地说:“和太监差不多,还好意思自吹自擂称英雄。”木子脸红脖子粗地站起来,一拳打过去,瘦小的燕子哪里抵挡的住,给打趴了,打牌的赶紧拉扯,燕子趁机捡起一块半截的砖头,砸向木子,击在木子头上,木子倒了下去,鲜血直流,经过抢救,没有大碍,只是永远的留下了一道伤疤。有头发遮盖,还好没有破相。

  木子和燕子仍然保持着夫妻关系,亲人朋友来了,两个人也默契地装着和和睦睦的假象。背地里两个人各玩各的,互不干涉。燕子去外面麻将馆的次数越来越多,基本上不和熟悉的人打牌,甚至有时候在外面过夜了。有人开始传说燕子和一个男人走得近。木子听到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将燕子打的满地找牙。燕子就跑了出去,三天没有回家。第三天晚上深夜,燕子发了一条信息给木子,意思是说她很爱很爱木子,觉得今生今世亏欠了他,对不起他,要木子原谅他,等等。木子正在和熟人打牌,并且约定好了玩通宵。木子看到信息那会,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心里想:“这娘们肯定是骗人的。”打玩一把牌,木子借故上厕所,在厕所里认认真真的把信息看了一遍,感觉不对劲,自言自语地说:“信息结尾连续说了几句‘亲爱的,我爱你’。”心里感觉不对劲。从结婚到现在,是从来没有过的,再说她那种性格,打死了也不会这样说,哪怕跪着求她说,也不会说。木子越想越感觉不对劲。外面的牌友一个劲地催着快点。木子马上打开厕所门,对大家说有点急事请,牌友说赢了就想跑,没门。木子就将燕子发来的信息给几个人看了,牌友都说这娘们迷途知返了不成,花言巧语来了,肯定是圈套。木子坚持自己的想法,几个牌友没有办法,要他快去快回。木子应了一声,赶紧打车回家。

  打开锁着的门,屋里酒气冲天,燕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一个空酒瓶立在床边,一个酒瓶已经打碎,打碎的酒瓶里残留着一些白酒。木子大声叫燕子的名字,没有反应。木子用手在燕子的鼻孔试了试,还有微弱的气息。赶紧拨通120急救。

  急救室里医生忙碌了一阵,医生出来说是酒精深度中毒,已经抢救过来。医生接着说,幸好抢救及时,要是迟半个小时,就回天无力了。临了责怪说,你们这是干嘛呀,年纪轻轻的,弄得这么要死要活的。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摇摇头,就走了。

  这次事件以后,两人倒也亲亲密密的过了一些日子。

  三个月里相安无事。但那事,两人就和谐不起来。

  三

  木子这天晚上打牌,输得一塌糊涂。赢了的牌友请客,带大家去了色情场所。木子是闷骚型。心里渴望的很,又怕说出去不好意思。加之也不想让大家证实那方面不行,正在犹犹豫豫,矛盾着的时候,几个人不由分说给他安排好了小姐,并且说各玩各的,隔着房间,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然后对小姐轻声细语地嘱咐了几句,就自顾不暇地玩乐去了。

  木子出来的时候,心里美滋滋的。不是因为小姐的年轻貌美,而是那殷勤的服务和老练的技巧,以及那暖心的话语。木子去这样的地方,次数越来越多,有时候和人结伴去,有时候单枪匹马的一个人去。

  木子有时候也会对这样子的行为厌恶,尤其是一次得了性病以后,对这样的地方又爱又恨。但是为了满足和发泄,仍然会去,只是次数少了一些。

  这天,一个朋友偷偷地告诉他,亲眼看见燕子和一个男人出双入对。木子开始想着离婚,于是紧锣密鼓地找人介绍女的。没有人愿意介绍,人还没有离婚,打死也不能顶着骂名做媒。有个朋友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也就是网恋。

  木子从来不相信网恋,现实里的都靠不住,更何况虚拟的网络了。尽管不相信,但上网比以前是多了很多。

  木子上网倒也是直来直去,真诚和坦诚。把自己的烦恼和痛苦毫无保留地诉说。也不指望什么,说完就完,谁也不知道谁,谁也见不着谁,就图个心里平衡和安慰。

  可是,自从和梅子成为QQ好友以后,发生了变化。梅子那温暖关心的话语,嘘寒问暖的体贴,让他有了一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木子每天迫不及待地上网,等待着心灵的交往。

  随着时日的推移,交往的不断深入,两人都敞开了心扉,将各自的隐私和内心的痛苦和挣扎,竹筒倒豆子般的倒了出来。梅子的老公

  在这方面超乎寻常,梅子常常被折磨得体无完肤。在婚姻里身心俱疲。于是,两个人同病相怜地走进了彼此的心里,走进了现实里。

  四

  木子回想到这里的时候,劈啪作响的敲门声打断了他。木子恼怒地打开门,服务员见势不妙,支支吾吾地说:“先生,您点的菜好了,准备吃饭。”

  木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没有叫饭呀。”

  服务员认真地看了一下门牌编号,连忙道歉说:“先生,真不好意思,我是新来的,弄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服务员红着脸耷拉着头一边道歉一边赶紧向过道那头走去。木子哭笑不得,砰的一声将门关紧。

  “坏蛋,过来陪我。”梅子醒来了,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挥着手招呼着木子过去。

  “宝贝,你还没有吃饱哈,比狼还饿。”木子调侃着,爬上了床。

  “你真是坏蛋,大大的坏蛋。”梅子轻轻地咬了一下木子的耳朵说:“坏蛋什么时候能老老实实下来呀。”

  木子做敬礼状,然后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说:“报告老婆,一辈子就这样了,改不了了,怎么办哈。”话一说完,就扑哧大笑起来。

  “就你没个正经样。”梅子在木子的身上捏了一把说。

  “姑奶奶,疼死我了,饶了我吧。”木子坏笑着说。

  “行,亲一口,就饶了你。”梅子话音刚落,木子的嘴就堵了上去。

  长长的深吻过后,疯狂过后,梅子的脸上淌下了泪珠。木子惊讶道:“心肝宝贝,怎么啦。是不是。。。。。。”不等木子说完,梅子用手封着了他的嘴。无限惆怅地说:“那事怎么样了。”

  “奥,你说的是那事啊。”木子叹了叹气接着说:“她死活不同意。”

  “她不同意,那我们怎么办呀?”梅子哭得更厉害了。

  木子紧紧的将梅子抱在怀里,吻着梅子的眼泪。“你那边怎么样。”木子轻轻地捧着梅子的脸问。

  “和你那边一个样,死鬼死活不同意离婚。”梅子狠狠地说。

  “这样偷偷摸摸的日子,到何时才是头啊。”梅子幽幽地望着木子,继续接着说:“要不我们私奔算了。”

  木子摇了摇头说,“这样不行,我上面还有一个瘸腿的老妈,我走了,她老人家没人照顾。你那边好办,只要我这边办好了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这样不行,那样不行,怎么办呀?”

  木子说:“给我一点时间。”

  梅子嘟着嘴说:“坏蛋,你这样可是说过好几次了,只怕是到头发都白了,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木子胸有成竹地说:“两个月之内,我保证和你走上红地毯。”

  五

  木子回到家,就找燕子摊牌。门面归燕子,房子和儿子归木子。燕子不同意,木子就说他净身出户,燕子也不答应。木子恼火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会要你死得难看。木子随手拿起电饭煲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扬长而去。接连几天在外打牌,家也不回。

  燕子有燕子的想法。其一是舍不得儿子,儿子聪明伶俐,乖巧懂事。其二是那男的给不了名正言顺,但是又离不开他了。现在这样可以互不干涉,倒也是很便利和自由。如果离婚了,再找个人肯怕还没有现在这样自由自在。其三是挂着名存实亡的夫妻牌,家里家外,很多事情可以不要操心费力。现在这样,尽管吵吵闹闹,倒也过得从从容容潇潇洒洒。其四是也许哪天他能把名分给他了,柳暗花明又一村多美呀。其五是只要自己不松口,理亏的永远是木子。即使离家出走,也没有多大关系,木子在外受不了了,再回家的话,自己也能理直气壮。亲人们面前,也不怕非议,相反还可以博得同情。所以,每一次木子说离婚,燕子就死活不同意。

  木子在外玩了几天回家了,回到家表现良好,家务事情主动做,说话的语气也柔软了很多。儿子正是在暑假里,六月的天气如火如荼,热得不可开交,儿子一反常态地提议去外面洗澡,儿子高兴的样子,嚷嚷着要去的不依不饶的坚决样子,燕子有点过意不去,动心了,对于儿子来说她是觉得愧疚的。燕子答应了,三人随着在这里做生意的老乡一起来到了湖边洗澡。

  这里的水比较浅,水比较干净,自然的风吹在脸上格外清爽舒服,很多人年年在夏天的时候习惯了在这里洗澡。木子带着儿子先跳进了水里,燕子也跟着跳了进去。燕子游泳倒还是有点水准的。她娘家就是在河边,还是在姑娘的时候,在夏天,基本上都是在那条河里洗澡的。大家快乐地游着嬉戏着,大概游玩了半个小时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大叫,说有人呼叫了一声沉下去就没有看见上来过,大家赶紧去找,几个水性好的扎进了水下去寻找,终于把人捞了上来。

  是燕子的尸体。

  木子悲痛欲绝地说:“游到那么深的地方去干么子啰,就那三脚猫的功夫还要逞强好胜,这下好了,连命也搭进去了。”大伙都劝木子节哀顺变,都说你们距离的那么远,各玩各的怪不得你,赶紧安排后事吧。”

  燕子的娘家在办丧事的时候,是百般阻扰和发难的,说结婚这么多年,一直就磕磕碰碰,两个人像死对头一样,这几年更是闹离婚没得个消停,说是木子谋害的。大家一致给木子作证,众口一词地说,吵吵闹闹这个是真的,但游泳的时候,两个人相隔很远,根本就不可能。儿子也说木子一直是陪着他玩,就没有离开过。娘家人也只好作罢。

  农村里讲究个入土为安,加之六月的天气又热,2天的时间就赶紧安葬了。

  六

  3028房间。

  这个充满着诗情画意的房间里,弥漫着前所未有的芳香。

  木子和梅子再一次在这里“度蜜月”。

  木子在梅子的循循善诱和鼓励下,像西班牙斗牛士一样,从从容容而又勇敢机智的在场地上挥洒自如,并且将胜利牢牢地抓在手里。木子和梅子行云布雨过后,大汗淋漓的身子也顾不上擦拭一下,赶紧拿出手机看时间。木子脸上洋溢着凯旋归来的将军那种喜形于色和兴高采烈的表情。无比激动地说:“亲,32分多2秒。”

  “照这样发展下去,坏蛋可以去香港了.。”梅子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去香港干嘛呀?”木子疑惑地问道。

  “做鸭子呀。”梅子笑得直不起腰来。

  “你才是坏蛋。”木子捏着梅子的鼻子坏坏地说。

  “快松手,受不了了。”梅子嘴里喘着粗气说。一只手赶紧将木子的手拿开。

  “宝贝,送你一个大礼物。你猜猜,看是什么?”木子卖着关子说。

  “戒指吗?我不要戒指,我只要你的人。”梅子靠在木子的肩膀上柔柔的说。

  木子抱紧梅子深情地说:“宝贝,从今天开始,我的人百分之百的属于你了。”

  梅子一骨碌爬起来说:“真的啊,她答应离婚了哈。太美了。”

  木子接口说:“她没有答应离婚,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梅子高兴的抱着木子在床上滚了起来。口里喜悦地说:“终于解放了。”

  梅子轻轻的又说了一句:“不是你用的计吧。”梅子说完歪着嘴笑着说。

  “我哪会做那没心没肺的事情。”木子的语气一下子高了很多,很坚定,一副毋庸置疑的样子。

  “我开玩笑的,我相信你不会这样子不择手段。你是我的坏蛋,是我永远的菜。”梅子亲了亲木子又说:“不过,如果真是你害的,我会感觉害怕。因为我担心你有一天也会这样子对我。”

  “笨蛋宝贝,相信我吧,我决定不会那么丧心病狂的。”木子柔情万种地说。

  木子和梅子穿好衣服,两个人高兴地在房间里跳起舞来,两个人一边跳一边唱着欢快的歌。

  两人玩累了,就走到窗户边,将窗帘拉开,梅子环抱着木子的腰,头依偎在木子的肩膀上,幸福而甜蜜地随着木子的目光欣赏窗外的景色。

  窗外,六月下旬的太阳更加火热了,就像他们火热的爱情一样。太阳照射的地面,和空气争抢着弥漫着的、挥洒着的亢奋和激情。栀子花,万年青,香樟树,还有那些不知道名字的花木,还有那些路旁随风摇曳的花花草草,争奇斗艳着。火热的六月,因了绿色更加激情澎湃。枝枝叶叶上面闪耀着青春的躁动和美丽。生命的旺盛和美好,在岁月打开的画卷里,涂抹着幸福和甜蜜。

  七

  木子和梅子,如愿以偿地走到了一起。尽管没有办结婚证,酒席办的热热闹闹。宴会酒过三巡,梅子的老公找上门来,木子带着一般亲朋好友加上在外面叫来的一些小混混,一起将梅子的老公和带来帮忙的人,打了个落花流水。梅子老公一介人等,鼻青脸肿地求饶,木子才放了他们一马。自此以后,再也不敢来挑衅生事。

  木子和梅子,小日子过的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缠缠绵绵。人见人夸,人见人赞。门面里的生意,在两个人的齐心协力下,精心打理下,门庭若市,生意一天更比一天好。

  木子和梅子的小矛盾也时有发生。小小的摩擦,并没有影响到两人的感情。常常是床头吵架床尾和。这样的磨合是任何夫妻都避免不了的,如果真能避免,日子也就像一潭死水,了无生趣了。这样的摩擦,就像润滑剂,将夫妻的感情推向更高更深。

  可是,相敬如宾,相亲相爱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夫妻之间的战争爆发了。

  就是那个难倒了古今中外多少男人的问题一样。木子在母亲和梅子的明争暗斗中,显然偏向母亲的态度,让梅子伤心不已。梅子甚至走了出去,一个晚上也没有回家。

  木子四处寻找,找不到。是梅子想通了,自己主动回来的。

  梅子回来后,皆大欢喜。婆媳的关系慢慢的也好了。

  日子又恢复到往日的温馨和甜蜜中。

  八

  梅子莫名其妙地离家出走了。

  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跟任何人有过吵闹。

  梅子这一次出走,就没有回来过。

  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木子更是感到一脸茫然,冥思苦想,也不知所以然。

  一天早晨,儿子惊慌失措地看着木子,眼睛里充满着惊恐和畏惧。木子询问是怎么回事情。儿子打死也不开口。木子只好作罢,打发儿子上学去了。

  木子越想越不对劲,连续几天苦口婆心,循循善诱地要儿子告诉原因,儿子缄默不语。脸上明显地透着慌乱和害怕。

  木子于是多了个心眼。一天他借故要老妈带儿子去玩,在儿子的书包里翻出儿子的日记本。木子看到一篇日记,傻眼了,眼神呆呆的,垂头丧气,捶胸顿足。

  儿子在日记里说,杀害母亲的凶手是木子。是木子说梦话的时候说的。

  从此以后,木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痴痴呆呆的,没精打采。像风干了的茄子。

  大家议论纷纷,都说外面的人,不可以相信,还是知根知底的好。也有人说,感情那么好,过些日子想通了也就回来了,木子对梅子不错。

  木子心里清楚,梅子是不会回来了。

  只是知道和明白其中的道理晚了一些。

  木子看了看日历,又是一年六月时。窗外,火红火红的太阳,炙热的烘烤着大地。大地就像一只架在火炉上烧烤着的红薯。城市水泥钢筋的地面上,冒着青烟。

标签:

本周热门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