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发布时间:06-19

  那一瞬间,苏莞尔知道自己彻底地沦陷了。爱情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她措手不及。彼时苏莞尔17岁,刚刚考入这所西部最富盛名的高校。

  9月1日,新生入学的日子。李安然站在宿舍楼前的空地上,1米8的个子让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显得那么不同。

  苏莞尔在看见安然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完了。全世界是如此的安静,安静到她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好快。

  这是苏莞尔第一次见到李安然。同乡会组织的大一新生见面会上,苏莞尔看着这个面色有些苍白的男孩子,不知怎么猛地就心疼了起来。静静得看着安然,莞尔想这么帅气逼人的脸庞为什么却显得那么忧郁呢?

  那次见面会上,师兄师姐们说了很多事,介绍了很多人。莞尔一个也没记住,除了李安然。安然和她来自同台一个县城,安然的高中是县城里的另外一所学校,安然现在的学院是医学院,安然今年19岁。

  安然,安然,从那时起,苏莞尔的脑子里就只剩下了李安然。

  那天后,苏莞尔开始想尽各种办法接近李安然,比如修电脑。

  “安然,你能帮我修下电脑吗?电脑黑屏了。”9月校园高耸的梧桐树下,身穿红色背带裤的苏莞尔仰着头,怯怯地问着前面的这个男生。“苏莞尔啊,苏莞尔平时你不是能耐的很吗?怎么现在连问个话都这么没底气啊。”苏莞尔心里暗自骂自己,真不争气。

  看着面前这个有着清澈眼眸的女孩子,李安然有片刻的呆滞。他不能不承认,苏莞尔真美,不仅美,而且美得张扬。1米67的身高,修长的双腿,齐腰的波浪长卷发,明亮的杏仁双眼,有些俏皮的小鼻子和薄嘴唇。没有浓艳的脂粉,却清纯的尤如春日里的桃花。

  “恩,好的,什么时间?”李安然咽了一口唾沫,嘴里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接下来的日子里,苏莞尔觉得生活如此之美好。虽然不能天天见面,但是每隔上3天左右,莞尔就会约安然一起看个电影或者上自习。对于莞尔的邀请,安然基本上是每次都准时赴约。虽然安然从未主动邀请过莞尔,但是莞尔不在乎,在一起就好,谁约谁又有什么关系?

  “喂,莞尔吗?明天我想约你一起吃个饭。”电话那头安然轻声说道。

  “好啊,好啊!哪里?中午还是晚上。”莞尔按捺住心中的狂热,心中连连叫好。正为十一期间小长假怎么约安然犯愁呢,没想到他却主动打电话来了。

  “明天中午,学校的三人行餐厅。”安然简洁地说。

  “好的,那明天见。”莞尔雀跃地说。

  为了这次约会,莞尔很用心地收拾了下自己,粉红色的泡泡裙,及膝长靴,再加上那套妈妈送的一套耳坠、项链饰品,今天的莞尔宛如童话里的公主。可是现在,莞尔美滋滋的心情在一点点往下降,她甚至开始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莞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茉莉,我朋友,专门从T市过来看我的。”莞尔不知所措的样子,并没有影响安然的介绍。他礼貌的将身边小巧的女孩子介绍给了莞尔。

  莞尔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吃完那顿饭的,只记得,饭桌上,安然一个劲的给茉莉夹菜,那种亲切与关心,是莞尔从未见到过的。

  再怎么迟钝,莞尔也猜到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她甚至想安然安排这顿饭是不是故意的。莞尔17年的人生中从未有过如此的尴尬和挫败。

  那天晚上莞尔在宿舍哭了整整一个晚上,以至于,第二天她站在莫棋面前的时候,眼睛肿的像个核桃。

  “苏莞尔,你怎么回事?眼睛怎么弄成这个样子?难道是看韩剧看的?”莫棋一看苏莞尔就气呼呼地训斥起来。莫棋,L大学生会生活部部长,苏莞尔的直接领导。十一过后,生活部举办的L大第一届厨艺大赛即将举行,而他与苏莞尔则是大赛的主持人。

  “部长,不是的。”莞尔有些委屈地说。

  “不是的,那是怎么回事?大赛就要开始了,这么多的准备工作,你居然还有时间看韩剧?怎么想的?”莫棋紧锁眉头继续说道。

  “说了不是的,就是不是的,你怎么这么霸道啊?都不听解释,难怪大家背后都叫你冷冻人。”苏莞尔昨天的委屈还没褪尽,再加上莫棋不分青红皂白的训斥,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着莫棋大喊了起来。

  莫棋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苏莞尔,心想这丫头性子还挺烈啊,冷冻人这个称号,他早有耳闻。莫棋工作的时候从来不讲情面,即便是女生,也不例外。因此很多人大一新生私底下就给他起了这个绰号。不过苏莞尔还是第一个当他面提起这个绰号的人。

  莞尔看着默不做声地莫棋,心里有些发憷。就图一时痛快了,这下怎么收场啊。没办法,莞尔硬着头皮说:“我失恋了。”

  莫棋愣住了,失恋?苏莞尔?不会吧,这丫头一进他们生活部的时候,很是轰动啊。当时莫棋身边那些单身汉们没少跟他打探消息,各个都希望莫棋能从中帮忙给引荐一下。如此受欢迎的苏莞尔失恋了?

  莫棋没再往下问,只是说了一句,我们开始对下主持词吧,那天的主持一定不能出错。

  苏莞尔看着莫棋点了点头。

  自从那次之后,莞尔觉得莫棋对自己的关心好像越来越多。上次莞尔因为痛经没有去参加部门例会,没想到后来莫棋专门打电话来询问情况,问她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紧?要不要去医院?言语中充满了关切。

  投桃报李,莞尔对莫棋的态度也越来越好。两个年轻人因为工作的原因又经常在一起,一些流言蜚语慢慢的就传了出来,学生会里大家都在说莞尔和莫棋恋爱了。莞尔开始还想解释解释,可莫棋说清者自清,何况自己有没有女朋友,就让大家说去吧。莞尔想想也是,自己反正也不打算在谈恋爱了,无所谓,说就说吧。

  时光荏苒,莞尔大三了,莫棋马上就毕业了。

  “苏莞尔,你帮我一个忙吧。”5月的校园,湛蓝的天空下,莫棋对着苏莞尔说。

  “什么忙?”莞尔很是好奇。莫棋谁啊,校园风云人物,L大建校以来最杰出的学生会主席,荣誉称号一箩筐,今年的毕业生代表。我能帮他什么忙啊?

  “这周末,毕业生舞会,我想请你作我的舞伴。”莫棋询问着。

  “舞伴啊,可我的不会跳啊。”莞尔眨眨眼说。

  “没关系,我会,而且我跳的很好,我可以带你。”莫棋不以为然地说。

  “这样啊,恩,那个最近我听说学校附近开了一家烤鱼店,大家都说很不错哦,可是我还没有吃过哦。”莞尔叹着气说,心里却想着,莫棋啊、莫棋,你都自主创业,成立一家计算机公司了,我不宰你宰谁呢?

  “成交,过两天,我带你去,这个给你。”莫棋说完递给苏莞尔一个袋子。

  “什么?”便问,莞尔边打开袋子。

  红色的晚礼服?莫棋这次想的还真周到,苏莞尔默默地想。

  那一晚,莫棋牵着苏莞尔进入舞会的瞬间成为很多人一辈子难忘的记忆。

  那一晚,他们两个毫无疑问是整个舞会的焦点。

  那一晚,莫棋对苏莞尔说,这件晚礼服是我准备送给女朋友的,既然你穿了,我就将就下,接受你了。

  苏莞尔愕然,说,不是你给我的吗?

  我只是把袋子给了你,没说让你穿啊。莫棋笑意盈盈地说。

  那一晚,莫棋看着怀里有些被吓呆的苏莞尔,轻轻地低下头吻了她。

  该死的莫棋,初吻啊。晚会后,苏莞尔在宿舍里将莫棋骂了无数遍,可是骂完之后,她发现,其实她不是真的讨厌莫棋,只是面对这种情况有些不知所措。对于那个吻,苏莞尔觉得莫棋的嘴唇好软啊。

  从那以后,莫棋开始带着苏莞尔出入他各种的交际活动,聚餐、KTV唱歌、毕业旅行。每参加一次活动,他都要大张旗鼓地介绍一下苏莞尔。苏莞尔无奈地说,莫棋你低调下好不好,好像别人都没有女朋友似的。莫棋不以为然地说,可他们谁的女朋友也没我的好。苏莞尔无语的同时,觉得心里甜甜的。

  转眼又一年,苏莞尔也要毕业了。毕业前夕,苏莞尔突然接到了李安然的电话,说,想要见见她。苏莞尔本想拒绝,但是李安然说,他要说的事很重要。莞尔想了想便答应了。

  “莞尔,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校园甬道上李安然深情地对苏莞尔说。

  “有一个小男孩,从小就很聪明也很活泼,全家人都喜欢他。同学和老师也喜欢他。可一切都在他12岁的那年变了。那年他参加学校运动会时,突然摔倒了,膝盖流血不止。老师只好把他送到了医院。医院检查的结果是白血病。很残忍是不是?从那天起小男孩和他的一家就再没了笑声。全家人都为他的事情奔波着,为他寻找合适的骨髓。可是天不遂人愿,直到他的19岁,合适的骨髓还是没有找到。”说到这,李安然看了看莞尔,继续说,“你猜到了是不是?那个小男孩儿就是我。”

  莞尔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又突然好像想明白了什么,难怪,李安然脸上永远那么忧郁。

  “19岁,多么美好的年纪。不仅年纪美好,机遇也好,这一年我遇到了你,莞尔。你就像是一团火,照亮了我灰暗的人生。可是越接触,我越怕,我怕我给不了你未来,我怕有一天我再也站不起来,怕那时的你会承受不住打击。于是那年的十一,我找到了茉莉,我的表妹。”看着惊讶地苏莞尔,李安然继续说。

  “什么?茉莉是你表妹?”苏莞尔脱口而出。

  “对,她是我表妹,是我求她帮我演了一场戏。莞尔,可是现在的我好了,我找到了合适的骨髓,而且已经移植成功了。你看现在的我多健康。”兴奋地李安然双手抓住了苏莞尔的胳膊激动地说。

  “真的?那太好了!”听到这,莞尔由衷地高兴,刚才的惊讶与悲伤一扫而过。

  “是啊,太好了,所以,我来了,莞尔。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平静下来的李安然静静地看着莞尔说。

  看着李安然,苏莞尔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抬起左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李安然仔细一看,才发现苏莞尔的左手无名指上有着一枚戒指。

  “安然,这是我的结婚戒指,就在昨天我男朋友跟我求婚了,他说等我毕业我们就结婚。”苏莞尔低着头说,她敢在不想看安然的眼睛。

  “你答应了?”其实李安然已经知道答案了,聪明如他,怎么会不知道戒指的含义,只是他还想亲自确认一下。

  “恩,答应了。”苏莞尔点点头说。

  “你确定吗?不再考虑下吗?”李安然还有些不甘心。

  “安然,我曾爱过你,很爱,很爱。那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执你之手,与你偕老。可是,安然,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的我爱莫棋,我想嫁给他,想和他一起坐着摇椅慢慢变老。!”苏莞尔看着李安然坚定地说。

  “莞尔!”看着坚定地莞尔,李安然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声地叫了一下她的名字。

  “安然,祝福我吧!不久地将来,你也一定会有你的幸福的。”莞尔继续说着。

  看着苏莞尔,李安然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没开口,就被莞尔打断了。

  “安然,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莞尔说完,转身就回宿舍了。

  看着莞尔修长的背影,李安然无奈地叹了口气。

  两个月后,苏莞尔与莫棋的婚礼顺利举办,苏莞尔没有邀请李安然。她想很多事情,一旦错过,就再也回不去了,爱情也是如此。

标签:分手

本周热门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