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中的爱

发布时间:08-11
分类:情感日志
七月仲夏的傍晚,母亲走过来对我说,“今晚,我和你睡楼上……”

我吃了一惊。

打从记事起,母亲和我睡在一起的时候很少,几乎处于屈指可数的状态,六岁那年,和同伙们在别人家砖厂工地上玩儿,手上的砖块儿掉下去打中左脚大拇指,指甲整个翻了起来,像一张张开的小嘴。晚上我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疼痛随着心脏的跳动一下一下蔓延到全身。半夜时分,我竟嘤嘤得哭泣起来。黑暗中一个身影摸索过来,小心地躺在我身旁,把我搂进怀里,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肩膀。我感到脸上有温热的东西流过,仿佛在梦里一般。

那些年,因为父亲,母亲的脾气很坏,我不曾看到她开怀地笑过。屋子里似乎常年笼罩着阴霾。母亲和我并不亲近,她总是兀自的沉默。那个时候,我着实不懂得那些沉默中有着多少隐忍。我总是像个野孩子般在乡间游荡,和男孩子一样上山掏鸡蛋、下河捉泥鳅、偷桃子、打架、骂人样样都干过。可是,有一件事从没有出现过。当我被其他的孩子推倒时,有人出来大吼一声,拉起我的手转身回家。或者我欺负他人的时候,有人狠狠地打我,罚我顶石盒子,跪一整夜。那时候,我感到庆幸,可似乎还一直在期待着什么。

8岁那年,父亲出现了。那是黄树叶落满一地的季节,他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他站在院子门口,看着我,笑了。她说,叫“爹”,我却转身跑开了。她拿起门边的扫把追上我,狠狠地打我,当着那个人的面。后来她竟搂着我哭了。我不明白她到底为什么哭。那一晚,她和我睡一张床上。那一夜,她一直辗转叹息着。我睁着眼睛,透过窗,看见满天的星星在蓝色的夜幕中璀璨的不像话。

父亲是个温和敦厚的男人,他对我们的爱溢于言表,仿佛8年中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他送我上学,他给我买糖,那种亮黄色的酷似桔子瓣的糖果,甜的似乎到心底里。他从来没有和我提起过过去的八年,但我依然零星地从邻居们的议论中知道,他是因为母亲或许还有其他什麽的,坐了牢。父亲勤恳的劳动着,和村里其他男人不一样,没有满口的粗话,更不存在对母亲的大声的差使,偶尔,我看见母亲脸上浅浅的笑意,似春日的旭阳,消散了整个冬日的阴霾,至此,我才懂得母亲沉默而漫长的等待,终是值得的!

时光荏苒,如今我已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人了,收到大学通知书的那一天,我看见母亲的眼里闪着泪光,看看父亲又看看我,微笑着,逆光里,我发现母亲是那样美丽,不,是美好!美好到突然有想要拥抱她的冲动。

七月初我回到家里,老家住在乡下,傍晚夕阳染红了整片天空,微风轻爽爽的吹过堂屋,撩起母亲的头发,父亲在院子里葡萄架下乘凉,我走过去凑在父亲耳边,嘀咕了几句,父亲笑着便默不作声了。晚上我没有上二楼去,径直走到母亲的房间,大声喊着,“妈,我今儿天睡你这儿啊!”那一晚母亲和我说了很多话,比起之前二十年总共加起来的都多。

“你爹当年追我时,骑了一整天的自行车,去城里接我回家过年,屁股都磨起了泡……”

“大冬天的,你爹让我把手放进他的衣服里,暖着。”

“我这辈子啊,最痛苦也美好的事情就是等待,一个人等着你出世,又等着你爹……”

“小时候,你像极了你爹……”

恍惚中,一辆老式上海牌的自行车上,黄绿色中山装的父亲载着两条辫子的母亲,路边的风景一直后退,构成一幅古老而静默的油画,画面一直延伸,绵延无尽头一般……我似乎看见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了。

(原创作者:陶苗)

本周热门说说